• 滿幫、福佑卡車、貨拉拉等這些網絡貨運平臺為什么估值這么高?誰會是網絡貨運第一股?

    物流大蝦 網絡貨運平臺指南 2021-04-14 15:53:06

    2021年或將成為網絡貨運平臺資本運作關鍵年。

    麥肯錫指出,我國公路貨運市場規模居世界第一,2019年市場總規模約5.5萬億人民幣。

    廣義的公路貨運市場包括六大板塊,即快遞、快運、區域零擔、大票零擔、整車及城配。其中,整車運輸占據50%以上的市場規模,約3萬億元;其次為零擔和同城運輸,均為約1萬億元;剩余市場包括快遞的陸運部分,約為0.6萬億元。

    狹義的公路運輸包括整車及零擔,得益于中國GDP的持續增長,以及公路貨運本身靈活、便利等優點,2019年我國整車及零擔市場規模達5800億美元,遠超美國(4800億美元)、歐洲(2500億美元)等其他國家和地區,預計未來5年仍將是全球最大的市場。

    中國整車市場數字化起步早

    相較于歐美市場,中國公路貨運市場存在供給分散、需求即時的特點。在供給側,90%的市場由長尾個體卡車司機組成;在需求側,合同性市場占比有限,中小企業的運輸需求波動性較大,即時需求市場占主體。

    麥肯錫指出,整車運輸市場數字化開始早,臨時需求市場已經成功被數字化平臺所顛覆。就從業者來看,目前市場上存在滿幫、福佑卡車、獅橋及則一等主要玩家。獅橋則一等車隊型企業從傳統物流運行模式發展而來,滿幫及福佑卡車則各自走出了不同的平臺發展模式。

    2.jpg


    一、融資歷程

    據網絡貨運平臺指南通過媒體了解,貨運平臺滿幫集團即將赴美IPO,募資額將超過10億美元,市值區間為220億-300億美元,上市輔導機構為摩根士丹利與中金公司。知情人士稱,“滿幫很快就會公開交表,預計 4月底、5月初就會上市?!?/p>

    同日,據知情人士,中國貨運公司福佑卡車以保密方式提交了在美國IPO的申請,尋求籌集約4億至5億美元。

    除了傳統貨運市場,滿幫集團還宣布將進軍同城貨運市場。去年以來,同城貨運市場不斷受到資本青睞。滴滴貨運、貨拉拉等企業都獲得了融資。

    “如果滿幫集團能登陸資本市場,會起到一個標桿性的作用,同時也能帶動新興貨運行業的發展?!必炶p企業CEO、快遞行業專家趙小敏表示,隨著同城貨運領域智能化程度越來越高,規模越來越大,成本會不斷降低,對企業來說,資金、技術和人才達到一定門檻后,就會慢慢從過去的相對無序進入有序的競爭,這個行業也會加速洗牌。

    1、滿幫的融資歷程

    3.png

    據晚點LatePost報道,滿幫集團即將赴美IPO,時間預計4月底5月初,募資額將超10億美元,市值區間為 220 億 至300 億美元。

    滿幫集團主業是城際干線物流的車貨信息匹配平臺,在干線物流領域已是頭部企業。據滿幫集團官方數據,截至2020年底,其平臺認證司機超1000萬人,認證貨主超過500萬人,在2020年實現全年盈利。并且還圍繞司機需求,布局系列增值服務,涉及貨運糾紛處理、保險、金融、車油、新車、二手車等等。2020年滿幫貨損險賠案超10000起,人身險賠案達350次,小額貸累計授信司機290萬人,1-9月累計協助20余萬人次司機催收運費。

    主營業務之外,滿幫開始對其他細分領域拓展。去年8月份,滿幫收購了同城貨運領域的省省回頭車。2020年11月,完成約17億美金融資,并對“運滿滿”品牌進行迭代升級,大舉進軍同城貨運市場。而另一面我們看到,社區團購如火如荼的發展,更是對同城貨運企業有極大誘惑力。

    在冷鏈業務上,受疫情催化,滿幫推出冷鏈新業務。企查查信息顯示,3月9日,南京滿運冷鏈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為馬桂珍,注冊資本700萬元人民幣,該公司由江蘇滿運軟件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

    2、貨拉拉融資歷程

    2021年1月,先是貨拉拉被爆出即將完成F輪融資15億美元

    4.png

    3、福佑卡車融資歷程

    5.png

    從公開信息來看,和滿幫集團相比,福佑卡車融資數量較少,為7輪,最新輪融資停留在2018年12月,交易金額1.7億美元。以往的投資方包括京東物流、中航信托、德邦快遞等。

    據知情人士稱,中國貨運公司福佑卡車以保密方式提交了在美國首次公開募股(IPO)的申請。福佑卡車尋求籌集約4億至5億美元。

    福佑卡車成立已六年,是專注于整車運輸的科技物流平臺,為貨主企業及卡車司機提供從詢價發貨到交付結算的全流程履約服務。

    2020年11月,福布斯中國(Forbes China)通過對企業創新能力、成長性和經營質量等方面的評估,將福佑卡車列入“2020 福布斯中國高增長企業榜”。同期,波士頓咨詢(BCG)評選2020年“新興市場科技百強挑戰者”,福佑卡車成為中國整車運輸領域唯一入榜企業。

    2021年3月1日,福佑卡車完成品牌升級,發布英文名稱“FOR-U SMART FREIGHT”,使命是“To make road freight simpler and smarter”。

    6.jpg

    二、起于車貨匹配,興于網絡貨運
    1、滿幫發展歷程

    從2010年開始,貨車幫團隊開始發展貨主會員,建立了十多個物流QQ群,貨主發貨源信息到群里,可以互薦車輛。2011年9月,貨車幫已經積累的6000多種子用戶,逐漸導入物流QQ軟件上。貨車幫獲取司機的做法是在物理結點比如大型物流園以及公路港開店。

    資本進入后,貨車幫的打法就變成純互聯網化的打法,開始猛推APP。2015年貨車幫注冊用戶很快就突破一百萬。隨著資本看好,2015年,車貨匹配領域呈現出“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盛況,一時間涌現出超過200個車貨匹配的APP。

    同時期的運滿滿創始人張暉出身阿里巴巴,曾負責過阿里巴巴B2B項目銷售工作,并先后擔任上海、廣東大區的總經理,有著豐富的互聯網行業從業經驗。

    2011年,張暉從阿里巴巴離職。讓張暉選定創業項目的推動力,來自于創業前的一次調研。在成都一個物流基地,張暉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來自五湖四海的上萬輛卡車整齊停放,大家圍著廣場上的一塊塊小黑板,做著記錄,黑板上粉筆書寫的配貨信息是他們養家的“飯碗”。震驚之余,物流行業存在的信息不對稱、空駛率高、運力利用率低、信用機制有待完善、行業缺乏服務標準等諸多痛點,讓張暉敏銳地嗅到了商機所在。

    2015年后,貨車幫和運滿滿經過多年的肉搏后終于在資本的介入下進行和解。

    2017年11月27日,貨車幫和運滿滿聯合宣布戰略合并,雙方共同成立滿幫集團。

    據接近滿幫集團的投資人士透露,滿幫集團一直是“黃頁”模式,目前正在極力向交易模式轉型,努力做營收和利潤。

    作為一家網絡貨運撮合平臺,滿幫集團主要業務是連接貨車司機及貨主,幫助雙方完成運輸交易。

    在2018年1月前,平臺不向用戶收取任何費用,只作為一種免費工具使用;通過平臺信息撮合,精準匹配車源與貨源,促成成交,積累流量,滿幫如今已成為全國最大通用公路貨運匹配平臺。

    隨著運滿滿和貨車幫的合并,滿幫集團一方面向貨主或物流商收取會員費,一方面切入車后市場,為貨車司機提供ETC(高速電子收費系統)服務、保險、維修汽配等增值服務。

    最終,滿幫集團形成了“車貨匹配+車后服務”的商業模式,營收也主要來自兩大塊:平臺會員費、增值服務費。

    麥肯錫分析認為,這些業務的主要驅動和增長點都來自于持續增長的用戶數、活躍度和在平臺上的實際成交匹配單數。

    滿幫集團透露,公司已在物流信息撮合、交易的數字化、標準化以及相關的履約保障環節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并在2020年實現了盈利。對于這家合并而來的企業而言,目前亟需解決的或許是內部融合、業務協調等一系列管理問題。

    2、福佑卡車

    福佑卡車成立于2013年10月,是科技驅動的公路貨運平臺,聚焦于整車運輸領域。作為首個商用AI技術的整車運輸履約平臺,福佑卡車以大數據和AI技術為核心構建智能物流系統,為上下游提供從詢價、發貨到簽收、結算的全流程自動化服務,幫助貨主企業及卡車司機降低信息獲取成本、提高車輛運行效率、優化運輸服務體驗

    從無車承運人試點到網絡貨運,伴隨著政策愈加成熟規范,福佑卡車等新興科技企業也見證并參與著“互聯網+物流”的蓬勃發展。

    7.jpg

    據報道,福佑卡車平臺在2015年上線,上線初期業務模式以車貨匹配為主,2018年,福佑卡車完成從深度撮合交易向整車運輸履約平臺的轉變。所謂履約平臺,也就是說福佑卡車參與交易過程、承擔運輸責任,對交付結果負責。

    8.jpg

    3、貨拉拉

    2015年,貨拉拉進入內地時,“貨車平臺APP”已經有了大大小小20多個,大家都把貨車司機當成寶,拼命拉攏他們下載自己的APP。

    一開始貨拉拉做得不好,后來周勝馥和團隊發現,“地推”做得好的都是女員工。

    一分析,答案很容易找到,因為貨車司機都是男的......

    于是,貨拉拉逐漸全部選用年輕女性來做線下推廣,教司機大哥們下載App來接單。

    今年2月貨拉拉宣布完成了第8輪融資,拿到15億美元。

    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紅杉資本和高瓴資本領投,此輪融資后,貨拉拉估值已達到100億美元。

    業務范圍已覆蓋286座中國城市,同時在東南亞、印度、南美洲開通了19座城市,平臺月活司機44萬,月活用戶達600萬。

    值得關注的是,同城貨運是個極其龐大的市場,貨拉拉占據的僅僅是“網約車”行業的頭部位置。公開資料顯示,同城貨運市場規模呈逐年增長趨勢,已從2013年7100億元上升到2019年12732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10.22%。不過目前中國同城貨運前十家頭部公司市場占有率僅有3.5%,同城貨運存在較強的地區隔離屬性,市場較為分散。在同城貨運市場,經常存在需求錯位的問題,即貨車空置率高,車和人不匹配的現象。

    對于貨拉拉來說最麻煩的問題是,自用面包車需要辦理相應手續才能拉貨,擁有貨運從業資格的貨拉拉司機數量有限,有一部分司機長期處于非法運營狀態。審核培訓不到位,監管機制缺失,貨拉拉平臺對司機的管控能力很低。貨拉拉能或者說有強意愿去解決這個問題嗎?當不愿意接受全程錄音或者強監管的司機流向了其他平臺,貨拉拉還能做些什么?

    三、誰會是網絡貨運第一股?

    全球管理咨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發文解析中國公路貨運市場。麥肯錫指出,中國公路貨運市場正在經歷階梯式整合:快遞和快運市場規模最小,但集約化程度最高;整車市場規模最大,玩家包括滿幫(Full Truck Alliance)、福佑卡車(FOR-U Smart Freight)等數字化平臺;而大票零擔和城配尚處于群雄逐鹿的階段。

    在整車運輸市場,滿幫和福佑都經過過初期的車貨匹配的燒錢模式,已經形成自有的護城河,滿幫重在資本和數據的耕耘,福佑深入資源背景巨頭合作。

    滿幫“橫向擴展”VS福佑卡車“縱向深耕”

    滿幫的“橫向擴展” :整車運輸市場中,車貨匹配的業務模式以滿幫為代表。滿幫通過線上撮合平臺的形式,消除信息不對稱,提高匹配效率,成為市場上規模最大的貨運匹配平臺。滿幫的核心價值來源于大量的活躍司機和發貨方、高速高效的匹配、以及通過透明競爭帶來的更低的運費價格。

    福佑卡車的“縱向深耕” :福佑卡車在平臺規模上僅次于滿幫,但其強調縱向深耕,本質上是“匹配+承運”的全流程履約,不僅是匹配信息,而是把控整車運輸的全流程。平臺跟蹤運輸軌跡、介入處理異常情況,對交易結果負責,通過數字化手段保障貨物安全、準時到達。

    9.png

    另外同城是整車干線運輸平臺絕不會放棄的市場,滿幫們糧草充足,從跨省干線整車大舉進入同城貨運是必走的路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我國同城貨運量在2014年-2019年之間連年上升,從15.5億噸增長到20.5億噸。

    不過,據《2020-2026年中國同城貨運行業全景調研及投資前景預測報告》顯示,中國同城貨運的TOP10市場占有率僅有3.5%。

    這代表著什么?無限的市場空間可能。

    要知道,快遞在2019年集中度指數CR8已經高達82.5,但如今的快遞市場仍打得熱火朝天。

    相比較CR10僅有3.5%的同城市場,已經可以預見接下來,資本支持之下,價格戰要殺紅眼。

    同城貨運本身就是一個勞動密集型行業,整體觀察可以發現,目前找不到明顯的競爭壁壘,即使此前貨拉拉與快狗打車的競爭也主要集中在資金補貼、下沉市場開拓競速。

    對于資本重注下2021年的同城貨運,圈內看法不一。

    有一部分人表態:不看好同城物流平臺模式,認為無論其將目標客戶放在2B還是2C都難以跑通。C端低頻業務,會員費就難以盈利,B端的交易雙方又因為不需要高頻變化,容易產生跳單。做重了雖然服務可控但難以實現規?;?。

    也有較大部分群體認為競爭態勢將僵持。一位物流圈內資深人士給了幾個判斷:首先打仗是整合的過程,先死的都是腰部;其次滴滴貨運和滿幫同城有可能合并;第三,貨拉拉有可能會率先上市;再者他提示,未來除了貨源爭奪,新能源車和油品科技可能會是幾方重點作戰的領域;最后他判斷在上述發展態勢下兩強格局和長尾市場將長期并存。

    先發優勢、規模優勢、專業度和資本支持到底強大到何種地步能夠一騎絕塵?目前,沒有先例。

    在國內同城貨運的“賽道”中,滿幫成為繼貨拉拉、快狗打車、滴滴貨運之后的又一“重磅玩家”。

    一方面,主打跨省干線運輸業務的滿幫正陷入貨車司機越來越少的窘境之中,亟需尋找新的業務增量。滿幫的主營業務就是為貨車司機匹配貨運信息,為貨主提供物流信息服務。

    但根據交通運輸部2020年5月發布的數據顯示,全國營運貨車數量由1368萬輛降至1088萬輛,下降20%;從業人員數量也由2100萬減少到了1800萬人。貨車司機減少的趨勢,是推動滿幫布局同城貨運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在滿幫看來,同屬物流行業的同城貨運和干線運輸或許能夠“碰出火花”。滿幫在干線運輸業務上的車輛調度經驗,能對同城貨運業務有所幫助,同時,同城貨運業務與干線運輸業務形成協同,建立公路一站式全產業鏈生態服務系統。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貨拉拉和滿幫集團可以說是“井水不犯河水”,前者專注同城送貨,后者聚焦跨省干線整車。

    但由于貨運市場競爭壓力增強,原有市場難滿足企業發展需求,彼此間的邊界也就在近兩年被逐步打破。隨著兩家“越界”、互聯網新貴入局,一場互聯網貨運平臺混戰打響。

    曾經專注C端生意的貨拉拉,開始發力B端,從“整車”向“零擔”、“同城”向“跨城、跨省”轉變。去年6月,貨拉拉便推出了“貨拉拉物流”,除了為個人,還為企業解決50KG以上的跨城貨物運輸需求。這也被看作是貨拉拉跨入滿幫集團業務范疇的一個標志。

    另一邊,專注B端、深耕干線長途貨運生意的滿幫集團,也開始進入同城貨運賽道,與貨拉拉正面競爭。

    2020年6月,滿幫集團增資廣東省知名同城車貨匹配平臺“省省回頭車”,切入同城貨運。同年12月,滿幫集團完成對省省回頭車的并購交割,標志著其在同城貨運領域里落下了一枚重要棋子。

    除此之外,滿幫集團在去年11月宣布新一輪17億美元融資時,還表示會對旗下運力版塊平臺“運滿滿”進行迭代升級,全力進軍同城貨運市場。

    在一些投資人看來,貨拉拉與滿幫集團之間的對壘不可避免。

    隨著貨拉拉和滿幫集團紛紛展開融資和業務競賽,“互聯網貨運第一股”或許也將成為二者爭奪的目標。另外福佑卡車已為超過10萬家貨主企業提供整車運輸服務,與京東物流、順豐速運、德邦快遞等數十家行業頭部企業達成合作,沖刺資本市場也不是不可能。

    午夜DJ视频观看在线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